碉堡之间的通道碉堡之间的通道
碉堡群俯视碉堡群俯视

  9月3日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,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。前几日,有井陉曹泉村的村民向本报爆料,在该村附近的山上有一座日军于1943年修筑的碉堡群,除了周边村子的村民外,外人很少知道。该碉堡群由4座碉堡和一座炮楼组成,之间由暗道相连绵延近1公里。70余年过去,这片碉堡保存得还十分完整,也成为日本侵略者当年侵华罪行的铁证。

  当地村民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予保护,让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让后人永远铭记那段历史。

  1 小山村藏有日军所建碉堡群

  这片碉堡群位于井陉县天长镇曹泉村村西北一座叫鱼脑梁的山上。碉堡群主要由4座半圆形的碉堡和一座炮楼组成,之间则由暗道相连,由南至北绵延约1公里,占据了整座山脊。当地村民说,1943年7月,日军开始修建此碉堡群,日军从各村强抓民夫上百人,由日军手持明晃晃的刺刀监工。曹泉村、秀水村等周边村子的不少村民都被抓去运砖、扛石头,从事修筑碉堡群的工事。

  附近年长的村民回忆,当时一些年轻力壮的村民都被抓去当民工,此外还抓了不少“童工”,如今周边村子里还有不少当年被抓去干苦力的村民健在。在修筑碉堡干活时,村民们吃尽了苦头,如果稍不留心或干活不积极,就会被鞭打。《井陉文史》第六辑《日伪时期的曹泉碉堡》印证了村民的说法:“那时,人们的反日情绪非常高涨,每日早晨各村的保长领来民夫后,矿警班负责点名。民夫们消极怠工,经常逃跑,干到下午就所剩无几了。到1943年秋末碉堡才修建完毕。”

  村民称,碉堡修好后,由日军一个小队12人驻守,他们经常进村抢掠。不过,这种惶恐不安的日子没有多久便消失了。1944年,八路军、新四军开始了局部反攻。到1944年底,矿区周围三分之二的碉堡被拔除,曹泉鱼脑梁碉堡的日军也被迫撤离,龟缩到正丰矿内。

  2 碉堡群历经70余载保存完整

  记者看到,整个碉堡群由水泥和石灰石建成,异常坚固,像一条蛇一样蜿蜒在山上。从南向北是碉堡群的第一座碉堡,高1.6米,最厚处有1米左右,环绕5个枪眼。距离第一座碉堡20多米处则为炮楼,不过已经坍塌,乱石中长满了各种野草。第二座堡垒则是主碉堡,最高也最大,露出地面的呈半圆形,外径8米、高2米、壁厚1.7米左右,堡身环绕着7个正方形的枪眼,有半米见方。距此碉堡12米外则连接有伙房及厕所,但也已经坍塌。第三座碉堡是其中最小的一个,高1米,设枪眼4个。第四座碉堡距离第三座碉堡40多米,高为1.6米样子,设6个枪眼。井陉县摄影家协会的王秋元曾多次来此参观、摄影。据他介绍,在半山腰周围还用石块堆砌着围墙,但很多年前已被附近村民拆走用于盖房之用。

  连接各个碉堡以及炮楼之间的则是长长的地下暗道,有近一公里长。这些通道由青石砌成拱圆顶形,宽1米、高1.6米左右,可容一人弯腰通行,暗道内每隔两米还设一个枪眼,共均匀分布33处。尽管已经历经70多年的风雨,这片碉堡群除小部分坍塌外,主体保存得还是十分完整。

  王秋元说,这片碉堡群当地人称“白炮楼”,除了周边村子的村民熟知外,外人则很少知道。平时,除了放羊的村民在此躲风避雨外,近年偶尔会有游客到此探访、参观。

  3 村民希望其能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

  王秋元告诉记者,鱼脑梁因为形状像鱼脑而得名。该山三面都是沟谷,山北有一条小路通往井陉三矿(正丰煤矿);山的西面有一条路连通秀水、梨岩等村庄;南边则可通过荆蒲兰到达井陉其他乡镇。距进出山西的石太铁路和公路只有几里地远。

  “别看鱼脑梁不高但地理位置非常险要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此处修筑碉堡,进可攻退可守,确实易守难攻。”王秋元说,这片碉堡群就是日军当年侵华罪行的铁证,能保存得如此完整确实不易,但现在随着岁月的推移,也在不断遭受破坏,希望能尽快保护起来。

  采访中,当地村民也希望有关部门能积极地给予保护,让这片碉堡群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让后人能永远铭记这段历史。